透明写手 目前咸鱼
在欧美圈漫游
最近沉迷法革大悲ABC
音乐剧坑底躺平

一个画手梦(x

占tag致歉
接上文,荆棘鸟选段,这么好的梗不来点人吗

占tag致歉
其实是个写手来着但脑洞才写了个提纲意思意思涂一张

夜莺与玫瑰梗/荆棘鸟梗!想艾特太太们来写/画!这么好的梗不能浪费啊(。

Ps 潜水几年 新入坑 沉迷法扎德扎 求扩同好 求加群

You owe me a spring

一个没头没脑的小片段

#描写是什么可以吃吗#

(他们对彼此的爱与恨是如此强烈而鲜明,以至于他们最深切的愿望就是能亲手把尖刀扎进对方的胸膛,拥抱他,用充满爱意和遗憾的声音在他耳畔低语:
“You owe me a spring .”)

    杀死这个蠢货。每一天,每一次他们握起对方的手,每一次大声放肆地笑谈,每一次眼神闪亮地相互凝视,每一次用一个湿淋淋的吻结束一场恶狠狠的斗殴时——“杀死这个蠢货”——都不可避免地响起,有如漆黑水面浮现的幽灵。
    杀死这个蠢货。他们反复地拒咀嚼这个心照不宣的秘密,如唇齿间冰冷又甜腻的血令人惦念。...

时隔两年没碰lo...

预备从EC段子开始复健【

沉默的行者:

there is a pleasure in the pathless woods; 

there is a rapture on the lonely shore; 

there is society, where none intrudes, 

by the deep sea, and music in its roar: 

i love not man the less, but nature more... 


沉默的行者:

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,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。------马尔克斯


普诞,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没放过来...


流浪星球

脑洞,纯属胡扯别太认真


正文


“流浪星球,这个没有轨道,也不会发光的行星在广袤空阔的宇宙中独自穿行,飞越无数繁星——那些在我们眼中无名无姓,仅是一点闪烁的亮斑的恒星,在它眼里,每一颗都大不相同。而我们这个孤单的旅者只草草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去。以极快的速度与所有亮的,暗的,巨大的,微渺的星体擦肩而过的它,慢慢懂得时间的漫长与寒凉。它的确见识过许多,从消亡的红巨星到会塔塔作响的脉冲星,从奇异的磁星到密度极大的白矮星。然而它那炽热的地核深处仍有一个完全未解的谜题,有如一个自发的永不消亡的黑洞吞噬着它:它是否仍有归宿?这场旅行是否仍有终点,除了黑洞的深处,时间的末端,宇宙的尽头...

1 / 2

© 白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